您好,欢迎访问《皱纹》 网站地图

服务热线

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

首页


文/炒米视角

弘时跪着说,皇阿玛要圈禁我?雍正摇摇头!(这是胤禵、胤礽、胤禩的下场)

弘时又说,皇阿玛要发配我到岳钟琪军中效力?雍正又摇摇头头!(这是胤禟曾经的下场)

弘时说那我只有削发为僧了!(想学顺治?想得美!)

此刻雍正出离了愤怒,说,到底你就不愿替朕考虑考虑,难道非得逼朕落个杀子的罪名吗?(已经彻底容不下弘时了)

到这一刻胤禩的话已经全部应验。你不是弘历的对手,你的下场会比我还惨!

是的,弘历在这些最关键的节点都巧妙地以到“江南办差”的名义全都躲过去了,并且在幕后关注着整个京城的一举一动!

而弘时从一出场就是个悲剧人物!

作为一个独立角色一出场就是胤禩的一颗棋子。雍正首场“恩科舞弊案”中,胤禩押下张廷璐的供词,把弘时变成了雍正身边的一个“只潜伏,不起用;待战时,见奇效!”的一颗闲棋冷子!

而在谋划“八王议政”,准备逼宫的时候,弘时又被胤禩扛出来当大旗,忽悠隆科多反水。这招很成功,因为弘时若上位,隆科多再一次的拥立之功可保佟家长盛不衰。

而关外旗主王爷接管京外两营的时候,弘时还是体现出了自己的小聪明的,把弘昼拉下水。拿弘昼做掩护,有锅弘昼背!弘昼年幼上了一次当,后来就学聪明了。

然而“八王逼宫”失败了。这下弘时可惶惶不可终日了。眼看自己就要被胤禩强行拖下水了。

但是,就在这关键时刻,弘时得到了一个拯救自己的机会,去抄胤禩的家,弘时想得也挺好,让那帮抄家的兵勇们尽管使出本事发财,但是书信资料啥的,必须留给自己过筛子。只要找到张廷璐的供词,自己就可以无虞了,因为对弘时而言,可以称得上把柄的唯独此物!

但是胤禩突然给了弘时更大的惊喜!不但没有提那个把柄,还推心置腹地把八王党的人员名单也都给了弘时并怂恿他学一把李世民。在各种情况分析过后,弘时终于折服了。于是做了个让自己葬身死地的决定,刺杀弘历。

但在这个关键节点还得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封住弘昼的嘴;一个是堵上隆科多的口!

弘昼是个聪明人,在雍正一个坑又一个坑的追问下,不但表明了自己不想也不愿参与夺嫡的态度,还躲过了对弘时事情的揭发。弘昼这样做是对的。因为他要是说了,怕弘时先要刺杀的不是弘历而是弘昼了。

本来在隆科多的事情上,也是万无一失的。趁隆科多睡着的时候,拿麻袋压住隆科多,让他查不出原因地死去。

但是此刻弘历动手了,很多证据表明图里琛跟弘历绝对暗通曲款。

一个是奉旨去找李卫救弘历,那着急是真着急;一个是弘历回京复命的两人在那飙小眼神。所以在图里琛的运作下,隆科多为了保命,供出了弘时。

然而当刺杀弘历失败的时候,弘时还强作镇定,出京去迎接回京的弘历,上演兄弟情深。而弘历也是图样图森破,搞得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知情的样子!但是当晚,雍正没有再给弘时继续动作下去的机会。便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兄弟、父子到了这个份上,炒米也只能说深表遗憾了!

弘时临死前边抽自己,边骂胤禩。

的确一个去卖恩科试题的皇子是没什么政治野心的,所得银两也无非想十阿哥那样,修修戏楼,逗逗蛐蛐。

而胤禩为了自己跟雍正斗,却硬是把他绑上了自己的战车。这还不算,自己斗不过雍正,还要怂恿雍正的儿子继续斗,不管谁赢了,最终受伤的都是雍正!做人阴狠如此,何来贤王之称啊?

回到正史而言,这个桥段是《雍正王朝》的艺术创作。正史上找不到雍正杀弘时的证据,但弘时的死应该和“夺嫡”有关,只是时间轴都不对而已。因为雍正8年,弘时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文/炒米视角


来源:百家号      日期:18-10-19

【查看更多】

其它产品